树精

发布:2018-10-17点击: 字体:[]

以前那些财主家都有自己的树林,但有些家里穷的农民会偷偷砍伐树木,这树木在当时是很值钱的,所以那些财主都会请长工替自己守树林。
  有个王财主,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富豪,他的大宅子后山就是一片大树林。里面尽是参天大树,树干两个人都抱不过来,树叶茂密更是把天都遮得密不透风。有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叫周生,本是王财主家的长工,接近年关,偷树的人开始活跃起来了,而原本守树林的李老头也因为年迈回了老家,他只好顶替李老头去守树林。周生想着这个差事好做,只用每天睡在那里,还有人送饭,再轻松不过了,便高兴的上了山。
  刚进山林,便有一阵冷风吹来,给本来寒冷的冬天平添一丝凄凉。周生缩了缩脖子,暗道:“这风吹的真是邪乎,该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他四下望了望,也没什么异样,便走进林中央一个小木屋,那就是看林人住的地方。他收拾了一下,天快黑了,又在小屋旁边升起一堆火,就这样度过了第一夜。
  到了第二天晚上,他依旧升了一堆火,可是进屋就怎么也睡不着了。于是他起床出去拢了拢火,这时突然吹起一阵风,把地上的落叶都吹了起来,蒙住他的脸什么也看不见,火也差点熄了,他抹把脸吐了口唾沫,暗骂一声:“今天真是倒霉!这什么鬼天气?”正要重新把火点着的时候,面前出现一女子,天气很冷穿的却很少,身体弱的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脸色却像干枯了的树木颜色,像是常年重病,毫无血色,但若单论长相,倒算得上是一个大美人了。
  周生见这样一位美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也不想想在这荒郊野林有什么诡异之处,便迷了心窍,与那女子殷勤攀谈起来:“姑娘……这天色已晚,不知姑娘如何会在这里?是否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那女子笑了笑:“这位大哥,我本是与父母从城里来这里探亲的,我们本想抄近道走山路,哪知天色灰暗却与父母走散了,又迷了路,孤身一人实在害怕,见这边有火光,便寻了过来,希望这位大哥能行个方便,就让我在这火堆旁取暖吧。”
  周生呵呵笑着,他当然求之不得,便说:“那是自然,天气转凉,在这取暖也免得被冻伤,姑娘你既然害怕,不如就让我陪你聊天,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然后两人彻夜长谈,天微微亮时,那女子便走了,周生也回到小屋里补觉。但到了晚上,那女子又如约而至,周生没问什么,两人又在火堆旁度过了一夜。同样是天微微亮那女子便走了,周生也没多想。
  他依旧回小屋补觉,到了中午送饭的来了,告诉他他家人来看他,叫他下山一趟。他只好揉着眼睛下山去。说来也巧,这财主家的管家以前是个道士,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被王财主聘了做管家。他一看见这周生,就知道他染上了不干净的东西,不让他进屋。老管家问周生在山上做了些什么,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人或事。周生就把与那女子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老管家想了想:“这……估计是被树精缠上了啊!”他这一说,所有人都恐慌了起来,周生的家人也求老管家救救周生。
  老管家说这精道行还不是很高,这又是冬天,所以想找人吸取精气,幸好发现得早,不然周生就完了。他交给周生一法,叫周生不要害怕,依旧回到山上,待晚上那树精出现时,趁它不注意,用烧红了的斧头砍去,就可以让它灰飞烟灭。周生虽然害怕,不愿意再回到山上,但被树精缠上了也躲不掉,便战战兢兢的回到山上。
  到了晚上,周生依旧升起一堆火,果然不多时那女子又来了。周生随意找着话题,转移那女子的注意力,火堆里一把斧头已经开始发红。周生拿着斧头的柄假装不经意的捣弄着火堆,眼睛却一直注意着那女子的一举一动。坚持到了半夜,周生也没敢把斧头从火堆里拿出来,虽然是寒冬腊月,身上却已被冷汗湿透。那女子似乎发现了他的不对,便向他靠过来想看看怎么回事。可能是因为害怕,周生猛地将斧头从火堆里抽出,向那女子砍去,那女子没想到会有这着,张嘴尖叫,周生的斧头就砍在那女子的嘴上,劈开到了脖子,流出黑色的汁液。那女子居然还能动,捂着嘴凄厉的尖叫一声便跑进了树林深处。周生也跌跌撞撞的跑下了山。
  第二天早上,老管家带了一帮人进树林中查看,在一棵枯死了的树上找到了周生那把斧头,就砍在树杈中间,树杈裂开一大条缝。管家叫人砍下这棵树烧了这事才算了结。周生却因为这件事大病一场,后来回了老家,不过听说后来没多久就死了。
  可能有些事真的是有定数的吧,又或许那树精真就只是为了取暖而来呢?它没有伤害周生却每周生害死。佛主说众生平等,花草木石有缘皆能成佛,那树精能修炼到这个地步也不容易,心中不免感叹,不过都是一人的猜想罢了。听这个故事的时候是晚上,虽不是很恐怖,却诡异至极,背后似乎吹起一阵阴风……

上一篇:绿毛虫

下一篇:七月十五鬼节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zhishi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