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托非人

发布:2018-10-17点击: 字体:[]

嘴里叼着一只白细的香烟,我站在自己的金店里发呆。

好热的天……却很久都不见一个客人……

……这种情况不只一天两天……最近的生意萧条到连店里最老的员工都辞职走人了。

本来一到这种旅游旺季,正是我金店生意最好的时候……那些游客的钱最好赚……都怪该死的经济危机和猪流感,搞得人人都没钱出门、不敢出门了……唉……

一个小时冷清地过去了。

我又点了一根烟,麻木的叼在嘴里……仔细地品咂着炎炎夏日里的孤寒。

伴随一阵引擎的轰鸣,一辆崭新的吉普车停在了店门口……紧接着,两个男人推门走了进来……一个穿着花衬衫,一个穿着黑T恤。

我急忙熄灭香烟,打起精神。

“两位老板想买点什么?要送人,还是……”

“给我闭嘴!”

──穿花衬衫的男子从腰里掏出一把枪,指着我的头!

“从柜台后面走出来,马上!!!”

连按下隐藏式报警器的机会都没有……我乖乖地从柜台后走了出来。

黑T恤男拿出一副皮手套戴在右手上,对着柜台一拳砸下!

“哗啦!”摆满首饰的柜台玻璃应声而碎。

“双手抱头,蹲在墙角!”花衬衫男的声音好像在训斥一只狗。

……我一个女人,面对着两个凶悍的男人和一把冰冷的枪……自己似乎没有什么选择……

于是我老老实实的……抱着头蹲到了墙角。

黑T恤男飞速地把各种白金、黄金、戒指、项链……装进一个旅行袋里。

蹲在地上,听着他把各种东西丢进袋里发出的哗啦声……我全身抖的如同寒风中的树叶。

哗哗声渐渐停止了……看来终于装完了。

……这两个人……该走了吧!

“不会只有这些吧!把保险柜的钥匙给我!”花衬衫男的一声怒吼击碎了我的猜想。

“……什么……保险箱?”

“少装糊涂!”花衬衫男一把将我推了个仰面朝天。

“这是什么?!”倒在地上时,他看见了我脖子上闪闪发光的钥匙。

“这只是个装饰……是不锈钢的……”

“啪!”他一把扯断了我挂在脖子上拴钥匙的那根链子。

仔细看了看,他把钥匙扔给了黑T恤男。

黑T恤男走到柜台后,将钥匙插进了镶在墙里的保险柜……转动了几下之后,保险开了。

“嗯……!这些才是好东西嘛!”

他眉开眼笑地把保险柜里的各种现金和珠宝装进袋里。

“哈哈……行了,走吧!”黑T恤男开心地说。

“等等!”花衬衫男把一直指着我的枪口移开,走向柜台后。

“砰!”他这一枪……应该是射向了那个红色的紧急报警装置。

“现在走吧!”

两人迈着大步走进根本就没熄火的吉普车,扬长而去……开着冷气的金店里,只剩下蹲在地上的我和被抢劫一空的破碎柜台。

我颤抖着站起身,向装在高处的摄像头看了一眼……此时我惊慌绝望的表情,一定也被记录下来了……

嗯……这样就够了。

拿起手机,我拨通了110。

“这里是110联动报警中心,您需要什么帮助?”很快就有人接起了我的电话。

“…我的金店……被抢了…!”

“有人抢劫了您的金店?”

“……是的……两个男人闯了进来……把所有值钱东西都……”

“劫匪还在现场吗?”

“他们开车跑了……”

“告诉我您的地址……记住劫匪车牌号的话,也一起告诉我……”

放下电话,我心里知道,警车十分钟之内就会到了。

……其实我并不关心警车什么时候到……我在意的是保险公司什么时候来。

在两月前,我为自己金店投了高额的意外险。

……以这次的情形来看,保险公司至少要赔我400万。

──其实从昨晚开始,我就把柜台上值钱的首饰都收了起来……刚才那两个人抢走的,都是一些不值钱的镀金首饰……加上保险箱里的……最多不过十几万……

我忍不住偷偷笑了一下──反正现在背对着摄像头。

当天下午三点二十分的时候,保险公司的人终于来了……从他们痛心的表情来看,全额赔付应该不是问题──否则他们是不会那样悲伤的。

呵呵,其实当保险公司的人来到之后,我就在一直努力掩饰内心的激动……我终于可以摆脱那个一直亏钱的金店了!

在回家的途中,我撒了一路的谎……基本上,已经让每个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的金店被抢了……用痛苦的表情作掩饰,我轻松地识破了谁在为我真担心,谁在向我假慈悲……

终于到家了,我冲完凉,换上浴衣,惬意地坐在沙发上听着音乐。

……这一天,真是累坏了,别的不说,最累的是脸……一直伪装悲伤的面部肌肉都快抽筋了……

伴随音乐打着节拍……我盘算着那400万到手之后应该怎么花……

“……嗯,首先要存起一百万,留着将来给宝贝女儿出国留学用……自从和滥赌的丈夫离婚后,可爱的女儿是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反正有那么多钱……还不如这样……我们母女一同移民出去算了……一起搬到加拿大……”

“……不行……那里冬天太冷,还是到澳洲吧,那里气候似乎更好一点……”

“嘀嗒嘀……嘀嗒嘀!”正在我美滋滋地构想着自己和女儿的全新未来时,手机响了。

我拿起手机一看号码──原来是他们……我笑着按下了通话键。

“……喂……呵呵,今天多亏你们俩了,演得真像……特别是砸玻璃柜台的时候……简直和电影上一模一样。”我开心地对着话筒说。

“大姐,我们回去找人看了一下……你让我们抢的都是不值钱的东西……你这样做,似乎不太好吧。”

“大哥啊,如果我柜台里放的都是24K金的首饰,那成本就太高了……那样怎么能从保险公司赚到钱呢?”

“你原本说好,这些东西至少值150万的,可现在到手的却是些镀金的烂货……你以为我们会善罢甘休吗?!”

“……呵呵……你们还真是不知足啊!……那怎么办?……要不你们去自首……说我们串通骗保?!……今天的监控录像已经被警察拿走了……那里面拿枪、砸玻璃的可是你们啊!”

“大姐,我知道你投了四百多万的保,我们也不想跟你多要……300万就行了。”

“你在说梦话吧!我自己投的保,凭什么要给你们300万呢?别忘了……被抢的首饰可是我的……你们已经白捡个大便宜了!”

“呵呵……你听听这是谁的声音?”

“……什么谁的声音……?”

“……妈妈!我刚放学,就有两个叔叔来接我了……一个穿花衬衫,一个穿黑T恤……为什么他们一直不送我回家啊!”

我的天啊!!!

在电话里说话的……正是我那宝贝女儿!!!

“……你们这些人……简直是强盗……!”

──我捂着心口,浑身颤抖地对着话筒说。

上一篇:另类友谊

下一篇:新聊斋之面目轮回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zhishi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