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战之殇

发布:2018-10-14点击: 字体:[]

时至今日我已经丝毫没了当初的那种兴奋、自豪、荣誉感了或许我只是盲目的自大吧。曾经我愿为之效忠一生的元首我愿为之奋斗一生的纳粹帝国事业可能真的只是一场梦也许是梦该醒的时候了。

苏联人已经先后突破奥得河、尼斯河防线英美联军也撕破了我们的防线。柏林失守只是时间问题可是元首却迟迟不愿意投降要和盟军决一死战。但是这种无所谓的抵抗无异于自杀我们守不住了。

并不是我想当一名战败的军人我自1939年入伍以来在这支军队待了6年这什么概念我现在28岁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给了这支军队我一直以为我们会在元首的统帅下建立一个真正属于我们德意志的世界却不曾料到我们会输的一败涂地。

近来的溃败实在太过于惨痛我们的军队打得差不多了毫无制空权可言每天都生活在盟军的狂轰滥炸之下地面部队同样节节败退。作为一名军人却无能为实在不该。药品、食物也极其短缺练作战的武器弹药也所剩无几剩下的人要么疯狂要么绝望。再打下去真怕会导致整个德意志民族的灭亡。

我不敢再往下想也不想再往下想了我走出掩体举目望去柏林城一片狼藉强盗来洗劫也不至此这里除了工事还剩下什么等待我们的除了一场不可能胜利的战争还剩下什么

我慢慢走向临时搭设的营部少校营长----也是我的亲哥哥----作为整个分队的最高指挥官他正一个人静坐着等待着战争的来临。

我走近他开口道“哥哥我想我们没必要再为一场必输的战争送死了我们已经尽力了坚持下去只是无谓的牺牲外面的士兵都有自己的家庭我们无法改变整个柏林的命运但至少此刻我们的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

“弟弟我之前认识的你可不是这样啊。我们要坚决执行元首命令为法西斯、为德意志而战斗相信援兵会来的胜利的天平会向我们倾斜我们在伟大而神圣的元首带领下是不可战胜的”少校的话现在听起来感觉太刺耳了我不想再听了。

我接着向哥哥问道“必须死守”

哥哥朝我微微一笑“相信我赫奇特我们两从小一起长大要知道我可是你最亲爱的哥哥有伟大的元首在我们不会输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我听完之后心真的凉了一家五个人父母死于盟军轰炸最小的弟弟已经死于前线。眼前这个少校即是我的上级更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大势已去可他却幻想着能够赢得战争太可悲了。我突然感觉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要是一场梦该多好。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营部的走在破破烂烂的街头无辜的百姓们个个饿的瘦骨嶙峋却还在一片废墟之中寻找食物士兵们空洞洞的眼睛里也失去了光芒枪也歪倒一旁这个世界好安静。

我走回掩体内找到了自己的军装穿好。带上了自己的手枪装好子弹上膛关保险。对了还有那个军用金属酒壶拿在手上我摇了摇酒壶里面的酒只剩一口了上面的法西斯十字现在看起来多像魔鬼的轮回。

我再一次走进营部我的哥哥依旧静静坐在那儿。

“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执迷不悟了一家人只剩我们两个了你还不醒悟”我这个时候只能恳求了。

“赫奇特中尉我警告你不要想着投降否者我会亲自枪毙你的”哥哥面部表情什么时候如此狰狞我真的希望这一切都是梦。

但可惜这不是梦。

我拿出了藏在口袋的手枪开保险瞄准射击。

枪响之后我跌跌撞撞的走出营部整理了一下军装。发现附近的士兵都朝着这边看很明显枪声吸引了他们。

我无力的审视着周围随后命令他们集合。

当一个守备营的人员到齐之后我只说了一句“守备营最高指挥官赫奇特少校不堪重压饮弹自杀。现在我是守备营负责人我宣布大家放下武器各自回家吧守备营解散战争和我们无关了让该死的战争见鬼去吧”

只见一帮人眼神依旧空洞着像行尸走肉一般散去他们能去哪我不知道。接下来我该去哪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失魂落魄的转身爬上身后的一座高楼感觉军靴好沉重一步一步很累。到了楼顶凉风吹在身上还是有点冷背靠着墙。我喝光了酒壶里的烈酒用力把空酒壶甩到楼下的小湖只听咚的一声。我看了看远方都是硝烟仿佛这个世界没有了绿色只剩下灰色和黑色。

尽管天气真的很冷我还是把我那曾经最爱的军装从身上卸了下来感觉呼吸都轻松了很多。

看着军装上面的奖章里面都是我的青春、记忆和荣誉可是现在对我来说这些什么都不是。

用力一甩军装沉入湖底水面上那一丝波澜也很快退去。

就在我回头瞬间我意外发现了湖旁的一棵小树在寒风中很有风情的绿着。我惨然一笑慢步下楼朝着未知的明天不知目的不知方向的行走着。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zhishi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