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动京师夫妻盗

发布:2018-09-02点击: 字体:[]

清光绪年间,太后垂帘听政,贪官当道,民间盗贼蜂起,其中有很多劫富济贫的义盗。天津卫出了雌雄双盗,作案时,男的问,女的答,大声历数被害人的罪行后,杀人掳财而去。没有人见?他们的真面目,死者都是被一刀断喉,脸上还保留着惊骇的神色。据死者家属形容,那雄盗声音洪亮粗犷,说话掷地有声;雌盗声音娇柔妩媚,听得让人骨头酥软。

雌雄双盗连连作案,天津富户人人自危。直隶知州吴一行派出了大批捕快,全城搜捕,凡声音粗犷妩媚的,统统抓来拷问,其中不乏脚夫娼妓之流。一时间天津卫鸡飞狗跳,那些靠山不硬的妓院只好关门避祸。

这日三更时分,捕头杨刀穿着夜行衣在街角蹲守,忽见一条黑影从墙上飞出。杨刀大喝一声,快步挡住那人的去路。那人腰身一挺,手里多了一把极薄的柳叶刀,快如闪电地划向杨刀的喉咙。杨刀大吃一惊,身法一移,刚好侧身避开,但颌下的胡须已被削去一缕。那人见一刀未得手,立即退开。杨刀大怒,奋力一刀砍向那人,那人将手中包袱抛向杨刀,挡住他的刀锋,几个翻身,已消失在夜幕中。正在这时,几个家丁模样的人惊慌失措地跑?来,嘴里大叫道:“雌雄双盗!雌雄双盗!”

第二天一早,杨刀匆匆来到县衙,极力要求快点儿放掉牢中的疑犯。捕头杨刀黑面虬髯,身材魁伟,声若洪钟,嫉恶如仇,仗着一把腰刀,屡擒大盗。吴一行却并不喜欢他,因为杨刀向来不把当知州的他放在眼里。但雌雄双盗昨夜再次作案,牢里的人当然全部排除了嫌疑,吴一行也不便驳斥,只好同意了。

杨刀带着一帮捕快放完了人,刚走到衙门前,就看见侯三挑着一担煎饼走了?来。侯三长得尖嘴猴腮,形容猥琐,人有点儿像三寸丁的武大郎,连个老婆也讨不起,但煎饼做得极为地道,深受杨刀及一千捕快的喜爱。那侯三极会做生意,看到杨刀,连忙包起两个煎饼递?来说:“杨捕头,尝尝味道如何。”杨刀哈哈一笑说:“你小子非要赚完我的钱才开心。”说着,伸手去接侯三的煎饼。突然。杨刀面色一沉,抛给侯三几枚铜钱,就急匆匆地走进了衙门。

第二天,吴一行竟把杨刀投进了大牢。据说,前天夜里三更时分,有人亲眼看到杨刀穿着夜行衣从死者家里跑出。杨刀大喊冤枉,吴一行拿出从杨刀家里搜出的夜行衣和一包袱赃物,又拘来杨刀新纳的小妾。还未拷打,小妾就和盘托出,承认自己是雌盗。杨刀见小妾已招认,也就在供状上画了押。杨刀是雄盗的消息,立即传遍大街小巷。

吴一行把杨刀投入死牢,看在杨刀往日劳苦功高的份上,答应满足他最后一个愿望。杨刀要求再吃一次侯三的煎饼,并见侯三最后一面。

侯三带着煎饼来到大牢,走到满身血渍的杨刀跟前。此时,牢房内只剩下他与杨刀两个人了。杨刀叹了口气对侯三说:“我一生缉盗无数,却被当作大盗受死,临死前有一事不明,想当面向你请教。”

侯三说:“杨爷请讲。”

杨刀说:“那天我穿着夜行衣找线索,发现你家里二更灯亮,三更灯灭,后又亲眼看到一个黑影从死者家里跑出,身材跟你一般高,我知道你就是雄盗,现在这里只有你我两人,我只想在屈死前知道谁是雌盗。”

侯三说:“身材如我这般的虽说不多,但也不至于没有,杨爷如何就认定是我?”

杨刀抓住侯三的手说:“掌心厚重,老茧百结,正是使刀的好手。那日我与你交?手,你那割喉一刀差点儿要了我的命,我本也只是怀疑,但是昨天在衙门口买煎饼时,我发现你的手正是练刀高手特有的,这才认定你就是雄盗。”

侯三哈哈一笑,对杨刀说:“不错,我就是雄盗,我素来敬重杨爷的耿直,不会让你死的,现在就去再做一件案子,让吴一行自己打嘴巴好了。至于雌盗,杨爷就没有必要知道了。”说罢,转身欲走。

突然,杨刀身形一闪,挡在侯三的面前,迅速从身后抽出一副锁具,套在侯三的手上。侯三大吃一惊,只见牢房的后墙缓缓推开,吴一行从暗门中走出。原来杨刀坚持说侯三就是雄盗,但并不能提出证据,吴一行就设计要杨刀自己招供,又把消息散布出去,诱侯三上钧。杨刀为了破案,想也没想,一口答应了下来。

侯三奇怪地看着杨刀,没有说话。杨刀又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劫杀为富不仁的人,所得财物都用来救济穷苦百姓,但你在我的地头上杀人如麻,我职责所在,不得不抓你。”说着,向侯三深深一拜。

侯三哈哈大笑说:“愚蠢,愚蠢,只有雄盗没有雌盗,雌雄双盗案就不算破了,你胡乱招供,分明是自己死到临头了!”

杨刀转身一看,发现吴一行早已锁上牢门,站在外面嘿嘿地阴笑着。杨刀不肯与吴一行同流合污,吴一行早就有心要杀他。但是杨刀清廉如水,屡破大案,深得百姓爱戴,吴一行一直找不到杀他的理由。现在侯三坚持不肯说出雌盗,这个案子就定不了。杨刀与他的小妾都有供状在案,正是现成的雌雄双盗,这是杀杨刀的最好时机。

杨刀平素独来独往。嫉恶如仇,惯使腰刀,嗓音粗犷,说话掷地有声,这些都与雄盗合上了。再有,死者临死前都露出惊骇的神色,分明是看到雄盗就是杨刀,所以会有这种神色,说杨刀是雄盗,真是合情合理。至于侯三,随便把他说成是雌雄双盗的帮凶即可。

一切天衣无缝,吴一行迅速上报刑部,称大破雌雄双盗案,要择日问斩。雌雄双盗杀人无数,早已轰动京城,刑部不敢怠慢,全部照准。

法场上,前来观看的百姓人头攒动,杨刀的小妾早已吓得昏死?去。杨刀垂泪大笑,对并排跪着的侯三说:“我杨刀自作自受,死也是应该的,只是害你赔我这糊涂人送命,实在是心有不甘。”

侯三笑了笑说:“当今为官者中,我只敬重杨爷的敢作敢为,没想到竟是你骗我上钩。不?这几日我在牢中细细思量?了,杨爷抓住我时那一拜,仍不失为重情重义的好汉。就为这一拜,杨爷还应活着。”

说着,侯三站起身来,冲台上的刑部监斩官大声喊道:“吴一行陷害杨刀,杨刀娇滴滴的小妾,岂会是杀人越货的雌盗?真正的雌雄双盗是我!”

杨刀奇怪地看着侯三,只见侯三一扬脖子,用宏伟粗犷的男音唱起了京戏,转瞬间又变成了女声,娇柔妩媚。雌雄双盗竟是侯三一个人。

台下一帮穷苦百姓听说贪官陷害忠良,顿时群情激愤,法场差点儿失去控制,吴一行见状,慌忙大喝一声:“斩!”只听侯三哈哈大笑,一挺腰身,身上缚着的绳子竟节节寸断,手里不知从何处抽出了一把极薄的柳叶刀。杨刀仰天长啸,两手一分,挣断绳子,与侯三双双扑上了监斩台。

吴一行大惊,急忙转身想逃,却哪里快得?侯三的断喉刀,只见寒光一闪,吴一行已被一刀断喉,立即毙命了。法场上的清兵见主斩官已死,围观百姓又摩拳擦掌,哪肯卖命,一眨眼工夫跑了个精光。

据说后来义和团声势浩大,有人看到杨刀和侯三也加入了义和团,上前线杀洋鬼子去了。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zhishi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