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李三斗黑店

发布:2018-09-02点击: 字体:[]

清朝末年,贪官污吏横行朝野。许多贪官搜刮了民财后,都会想方设法制造一些假象把黑钱洗白。最终,以自己做生意挣钱的名义,风风光光地投入到世面流通,供自己挥霍。这些做法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洗钱。

要说这洗钱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那是要动一番脑筋的。在那个年代,贪污受贿的官员们都看中了开钱庄、赌场、妓院和酒馆这些来钱快的生意。津门最大的酒馆“玉满堂”就是当地最有名的洗钱饭庄。

话说这些天,“玉满堂”酒馆的客人超常的多,已到了食客排队等待的程度。要问为什么这家酒馆的生意这样兴隆,那是因为这里的酒菜便宜到了几乎是不赚钱的地步。

就在这天中午,酒馆靠窗的一张桌子旁,来了一位青衣少年,一看那精气神就知道是一位练家子。他坐到桌前,把青龙宝剑放到桌上,便向店小二要了半斤牛肉和一坛上好的糯米酒,坐在那里独斟独饮,还时不时地把目光投向窗外,看情景既不像等人也不像闲坐,更不像一般的食客。

青衣少年在那里慢饮慢用,不知不觉半斤牛肉下肚,一坛老酒也见了底。这时,有位衣着华丽的中年人从正门走进了酒馆,直接奔后宅而去。那少年从座位上站起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引得众人都把目光齐刷刷地向这里转来。就见他轻轻地一扶饭桌,将身子站稳,也不付饭钱,拿起宝剑竟向门口走去。

这时正好店小二从屋里端菜出来,一看这位不给钱就要走,可不干了。他上前截住那青衣少年的去路,说:“这位壮士,您还没给酒菜钱呢,请您付了账再走。”

那青年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说:“谁看见我在你这用酒菜了?我只不过是今天早上用了一些酒,路上感到口渴就顺便进来讨了杯水喝。难道你们是开黑店的,要讹我不成?”说着绕过店小二,又往外走。

那店小二已在这个店干了好多年了,还没见过这等吃“霸王餐”的主,上前就去拽那青年,却没拽动。他心里一惊,然后就冲屋里大喊:“掌柜的,有吃饭不付钱的要跑了,快叫伙计们出来呀!”

要说这“玉满堂”也是有着特殊背景的酒馆,长期就养着一批打手呢。随着店小二喊过,声停人到,就见三个大汉己立在了门前。对这一突发事件,不用说店小二,就是这些食客看到这小青年一副文静的书生相,却在这里很不讲道理地耍起了泼皮,心里也都有些不舒服。只是,在这种情况下,食客们谁也不愿多说话,都怕惹事生非给自己留下祸端,甚至有几个胆小的食客还没用完饭,就起身走了。

那青衣少年一看这阵势,好像是有点心虚,他的态度也没有了先前的强硬,很有礼貌地说:“几位大哥,我向来不是吃白食的,你们说我吃了东西不给钱,可有证据?”

那三个壮汉虽说是莽夫,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无礼到不问青红皂白就出手呀,就本能地把目光投向了店小二。店小二一时也没了主意,因为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有谁站出来替他们说公道话。他四下瞅了半天,实在拿不准谁能说句真话,就把目光扫向了青衣少年先前坐过的桌旁的一位老者身上,指望他能实话实说。

可能也是这青衣少年的作法引起了那老者的不满,尽管不太情愿,但他还是很勉强地站起来说:“年轻人,现如今在这兵荒马乱的世道里,做点生意也不容易。况且,他们这里的饭菜便宜得很,你还是给了饭钱吧。如现在手头不方便,你也可以向人家说明,日后,我可以为你作证,就让他们先赊你一次。”

那老者说完,三个大块头心里都有了底,上前就要动手。那青衣少年见状也不着急,说:“几位大哥请慢来,既然小二哥说我吃了你家的东西,那位老先生也证明我确是吃了你家的东西,那我也不会抵赖。请问小二哥,我今天吃了多少东西。”

那店小二闻言心里一喜,说:“不多,半斤牛肉,一坛足斤老酒,最低核价半两银子。”

“这么说我吃喝了总重量是一斤半的东西,可我现在整个身子也超不过三斤,你怎么可以说我吃了一斤半的东西呢?”

那三个壮汉、店小二和那些用餐的食客都是一惊,猜想:今天是遇上闹事的高人了。但是,谁也不知道这高人的来头和意图,所以,也都不敢强出头了。

这时,那青衣少年自己却说话了:“既然你说我吃了你家的东西,今天咱们就当场摆平,你们拿秤来,如果我的身体超过三斤,就算我吃了,我即刻双倍付你们一两银子的饭钱;如果没有,你们要在我出价的基础上十倍赔我,给我十两银子,同时,还要给我赔礼道歉。”说完就让店小二去找秤。

店小二没了主意,一时竟愣在了那里。

其实,这酒馆的掌柜正是刚才从正门进来的那位衣着华丽的中年人,已在后门站了多时,把所发生的事情都看在了眼里,知道今天碰上了硬茬。但是,他的主子特别向他交待过:只能开店,哪怕是不挣钱,也绝不能惹事。所以,他急忙出来打圆场说:“这位壮士,今天咱们算是不打不成交,交个朋友吧,饭钱算我的,另外还要和你再喝几杯谢罪。”

谁知那青衣少年并不领情,非要把事情整明白,众食客也都想搞明白这少年的意图,就跟着起哄。无奈,那掌柜只好找来一座台式的秤,放在了众人的眼前。再看那青衣少年也不答话,把宝剑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一个漂亮的蜻蜓点水,轻飘飘地落在了那秤的座盘上,然后让那掌柜在另一端加砝码。

那掌柜颤抖着手,把秤砣一个一个地试探着加上去,称出的斤两正好是十三斤五两,那掌柜稳住了神,一脸严肃地说:“壮士,这重量比你说的超了十斤五两,你自己看看,如没什么差错,还是付了饭钱走人吧,不要再这样闹下去了!”

这时,食客们也是大失所望,都认为这青衣少年不知轻重,在这众多人的面前栽了跟头。

就在他们准备看青衣少年笑场时,那少年又说话了:“诸位,我刚才忘了一件事,因为我师父看我身子太轻,怕出来时遇上大风天被风刮走,就给我做了一双铁鞋,它的重量就有十来斤,等我脱下鞋后,再称称看,如我超了重,再无他言。”说着他把铁鞋脱下放到一边,那店小二特意上前掂了一下,感觉足有十斤多重,他的心不由得沉了一下。

那掌柜知道这青衣少年是有意耍他们,就笑着说:“这位壮士,不必再称了。伙计们还不快把这位贵客请到雅间,设宴款待,怎么可以这样慢待高人呢?”说着就要上前去拉青衣少年。谁知那青衣少年仍是不肯领情,说:“在今天这种情况下,我们不把事情搞个水落石出,我今后还怎么在这江湖上行走,再称吧。”说话声音虽然不大,却是掷地有声。那掌柜实在是骑虎难下,就又让青衣少年跳上台称。这回一称,却是二斤九两,这充分证明了这青衣少年并不曾用过一斤半的酒肉。

那掌柜只好认输,向青衣少年赔礼道歉,并拿出十两银子递了过去,算做赔偿金。那青衣少年也不客气,伸手接过那锭银子,双手合十,只轻轻地一压,那锭银子就变成了一块银饼。然后,那青衣少年把银子用宝剑托着递给酒馆大掌柜。那掌柜接过银子一看,正反面却多出两个字,一面是个“贪”字,另一面是个“赃”字。他顿时脸色苍白,汗如雨下,腿一软,跪在地上求饶;那三个彪形大汉躲在一边,也没有了已往的威风。

就见那青衣少年一脸平静地说:“我不会难为你们,因为你们都是为别人卖命的,但是,从现在起,你们不要再为那些贪官卖力了,他们那些赃银是洗不干净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劝你们的主子和你们一齐把赃银发到军中充饷或是散出救济百姓,否则,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说完,他不但没拿那赔偿的银子,而且还给了饭钱,转身向众位食客一抱拳,把宝剑挂在腰上,扬长而去。

原来,那少年早已在手里准备好了两块字模,在众人没注意时,暗自握在了手中,接过银子后,用内功压扁了银锭,顺势把字压了上去。

第二天,“玉满堂”酒馆门前的大牌子不知了去向,也没有了往常的热闹和川流不息的食客。你道这位大闹酒馆的英雄是谁?他正是刚出江湖就威震武林、大名鼎鼎的燕子李三。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zhishi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