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疯的女人

发布:2018-07-20点击: 字体:[]

一、半疯女人

市精神病院的病房里,孔小嘉第一次见蓟了马春蓉。孔小嘉不敢相信,这个半疯半傻的女人,是两个月前本市首富林闻建,用世纪婚礼娶回去的娇妻。

孔小嘉收起心中的感慨,对目光涣散的马春蓉说:“你好,我是‘孔雀私家侦探事务所’的,我叫孔小嘉。我受委托……你,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马春蓉那张美丽而苍白的脸没有丝毫反应。孔小嘉只好自言自语下去:“你丈夫一周前去世,没有留下遗嘱,遗产本来应该判给作为妻子的你,可是你这时却疯了,还被关在这里。现在林闻建的姐姐和那两个弟弟都在为那几十亿遗产争得你死我活。我是来帮你的。”孔小嘉蹲下来,靠近马春蓉等待回答。

不知道等了多久,马春蓉终于说出了一句话:“与人无尤。”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

孔小嘉回到事务所,搭档苏雀马上跑过来问长问短。孔小嘉两手一摊,说:“她什么都没说,哦不,说了一句‘与人无尤’。”

苏雀安慰道:“人都傻了能问出什么来?”

孔小嘉摇头:“你见过哪个傻子说这话啊。你那边查得怎么样?”苏雀立刻拿过一沓资料。

一个二十出头的丫头和四十几的男人,能有多少真爱呢?社会舆论认为马春蓉不过是贪图林闻建的财产。可是自从林闻建去世,马春蓉伤心至疯。社会舆论立刻逆转!同时,林闻建的家人为了几十亿遗产争得打架时,大家都为马春蓉的下场感到惋惜,甚至有不少律师找到马春蓉,想要帮她抢回家产。

但不管墙外头有多少人在为她叫喊奔波,马春蓉只是静静地呆在那间白色病房里接受治疗,每天只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

孔小嘉和苏雀来到马春蓉出嫁之前的半泉公寓701室——这栋公寓被林闻建买下来送给了爱妻。苏雀从斜肩包里掏出一大串钥匙,一把一把往锁眼里试。孔小嘉则转身看着702室。这一问没有防盗门,甚至门都没有关严实,好像是虚掩的。这两道对门的保密程度真是天壤之别。

孔小嘉好奇地上前将门推开,径直走进了702室。奇怪的是,客厅和主卧室没有任何家具,仅仅次卧放着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还有满地的破烂报纸。

孔小嘉捡起客房地上的一张报纸,再看其他几张,发现是有人将各张报纸上有用的信息剪下来,将另外无用的丢掉。孔小嘉把这些报纸捡起来折好放在自己的背包里。

孔小嘉走出702室时,苏雀还在锲而不舍地试钥匙。孔小嘉问她:“知道马春蓉的对门是什么人吗?”

“户主叫周月月……”苏雀还没说完,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声惊叫,“啊!马春蓉的母亲周致,小名好像叫月月!”

她们这次的调查正是受了周致的委托。

苏雀收起那一大串钥匙,转向702室的大门,细细检查了门口四周,居然在大门门轴下角摸出一把钥匙。

“分明是两间公寓一家人嘛!这种藏钥匙的方法真是千古不变啊。”

两个女孩终于走进了701室……

二、将计就计

从马春蓉的寓所出来,新的发现让孔小嘉沉默了很久。

快到事务所时,苏雀终于忍不住开腔了:“就算在701室找到了马春蓉的日记,证明了周致与女儿实际上不和,也只能说明她找私家侦探的动机不纯……”

孔小嘉想了想说:“我现在回想起来,周致找我的时候,言语中总是暗示马春蓉是被林家三姐弟所害。虽然马春蓉出事,得益的是林家三姐弟,但就算我们找到了证据扳倒了林家三姐弟,那遗产也轮不到她周致啊!所以我推断,她不过是个棋子,真正的委托人应该另有其人。如果我们放些消息给周致,说不定那个人会浮出水面……”

第二天,孔小嘉就告知周致:查到了确实证据,证明马春蓉是被林闻建的大姐林慧红下药致疯。

果不其然,周致一收到消息,立刻就有了动作。苏雀看着周致一个人来到一家酒店的3401房,她等了接近两个小时,才见一个中年男人敲开了3401的房门。苏雀认识那个男人,他就是林闻建的二弟林闻弘!

周致联系孔小嘉再见面时,孔小嘉接受了她的指示——去说服马春蓉出面指证林慧红。

再次来到市精神病医院,见到依旧傻呆的马春蓉,孔小嘉心情复杂了许多。孔小嘉费尽口舌想要说服马春蓉,但马春蓉依旧无动于衷。

孔小嘉凑近马春蓉,小声但清楚地说:“我的委托人其实是你的母亲。她心疼你,找我来帮你!”

孔小嘉自然知道为委托人保密身份是职业道德,可是马春蓉的无动于衷让孔小嘉只能兵行险招。她希望这个炸弹能带来些什么效果。

果然,马春蓉抬起木讷的眼睛缓缓地说:“你真是她找来的?”孔小嘉从背包里拿出有周致签名的协议书来。

马春蓉盯着孔小嘉说:“你是她找来的又怎样!你说你有证据证明林慧红给我下药?既然有证据为什么又要我指证?为什么不让周致指证?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证据都是假的!”

孔小嘉故作生气地答道:“那些证据是我的委托人亲口告诉我的,当然是真的!”

马春蓉说:“既然你那么聪明能干,那我告诉你,林闻建他是枉死的!你要是查出真相,我给你一个亿!”

孔小嘉惊讶地反问:“他不是死于心脏病突发?”

“闻建,你怎么不在我身边了?我好想你……”马春蓉突然又莫明地大哭起来,冲进来的护士立刻把孔小嘉赶了出去。

就在孔小嘉去精神病院见马春蓉的同时,林家出大事了!

一开始林闻弘把林慧红下药的消息派人传给了他弟弟林闻义,还把孔小嘉伪造的所谓证据都交给了弟弟!个性冲动的林闻义立刻报了警,就这样把亲姐姐送进了公安局。

因为被亲弟弟陷害,拘留了一夜的林慧红愤怒至极,居然向警方供出林闻义做过的几笔黑市生意,还让秘书把自己几年来悄悄搜集的证据连夜送到了公安局,于是林闻义下一秒就被押进了公安局。

林闻义不想林闻弘坐享渔翁之利,就向警察透露自己的第一笔黑市买卖就是经其兄林闻弘介绍做成的。

至此,虽然警察还没有找到十足的证据,不过,林家三姐弟都无一幸免地在拘留室里过夜了。

天微微亮,林家别墅里已经有佣人早起打扫卫生了。苏雀把同样穿着佣人服的孔小嘉扯到了后院的一个角落,说:“我打听到了林闻建死时的情形。”

那天一早,林闻义来找马春蓉谈事情,不知怎么的,林闻建在后花园心脏病突发,在场的马春蓉就立刻让林闻义上楼拿药。由于林闻义没找到药,林闻建终于支持不住,撒手人寰。

孔小嘉皱着眉说:“就这些?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呀,让林闻义去拿药的是马春蓉,林闻义一时找不到药错过了抢救时间也在情理之中,就算他是故意拖延时间,也找不到证据证明这一点。”

林慧红没有因为马春蓉发疯而被定罪,却被两个弟弟供出她的违法事迹而等待上庭判刑。林闻弘和林闻义同样在拘留室里过着被调查的日子,只等警方收集到足够的证据,也可以上庭了。到此,林家在本市的风云历史暗淡收场。

三、温暖的家

事件基本已经尘埃落定,但孔小嘉并没有就此停止调查,几天来她冷眼关注着事态的变化,将手头的资料看了又看,她终于理清了头绪,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她再次来到了精神病院。

马春蓉似乎心情不错,居然走出了病房,一个人在草坪散步。

孔小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问:“心情这么好!是有什么喜事吗?”

马春蓉说:“我的病快好了,也许过一阵子就可以出院了。”

孔小嘉意味深长地笑了:“你的病好得太及时了,林家有资格继承遗产的人一出事,你就刚好病好出院,几十亿遗产顺利掉进你口袋了!”。

马春蓉皱眉:“你什么意思?我也没想到我可以好得那么快,我还以为我要在这里呆上好一阵呢。”

孔小嘉笑着娓娓道来:“事情是这样,我们最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你在嫁给林闻建之前,林闻建收拾过一个狗仔,把他打成瘫痪扔回老家。林闻建是个很注重公众形象的人,虽然疑心重。但很少跟记者动气。我们很好奇,所以找到那个记者。

“他告诉我们:他得知林闻建在苦苦追求资深美女马春蓉之后,便花了些心思调查了这位美女的背景,没想到被他弄到了一个猛料。那份资料显示,你的父母年轻时很相爱,可是结婚几年后。你父亲却突然宣告自己爱的是男人!大受打击的周致为了报复,也跑到外面乱搞一气,所以你的出生,可以说是来历不明。不过你的父母为了维持体面,一直没有离婚,而这段婚姻折磨他们的同时,也一直折磨着你。我猜想就是这样一份资料,让你必须要嫁给林闻建。

“后来你搬进半泉公寓的701室,是因为对面的702室是你爸妈曾经相爱的地方,你在现实中找不到的家庭温暖,就在702室里想象,所以其实702室才是你的秘密!702室户主名称是周月_月,是你妈妈的曾用名。那是你爸爸年轻时候为你妈妈买的。”

孔小嘉说到这里停下来,注视着脸色已经苍白的马春蓉。马春蓉冷笑着说:“你就是特地跑来讲这些废话的吗?”

孔小嘉没有回答她,而是意味深长地说:“和一个猜疑心那么重的人生活在一起,很痛苦吧?”

四、舆论帮凶

马春蓉一愣,沉默良久后,咬牙切齿地说:“你很聪明,我之前看走眼了。”

孔小嘉继续说道:“你身为林闻建的妻子,明知道心脏病发作最重要的就是第一时间吃药,而你却让林闻义上楼找药,你明知道他很有可能找不到药!

“林闻建有晨起沐浴的习惯,贴身带的药,就连着脱下来的衣物放在了浴室。你约林闻义此时在后花园见面,还特意让佣人上楼去告诉林闻建,林闻建猜疑心重得很,自然不放心你们独处,于是裹着浴袍就跑了下来。

“只要在林闻建赶到时,和林闻义做一些亲密的动作,就能把刚刚快速奔跑,气还没喘匀的林闻建激得心脏病发,林闻义找不到药,林闻建便命归黄泉了。这一切发生得毫无人为痕迹!就算有人怀疑你,也抓不到任何证据!”

马春蓉突然笑了,饶有兴味地问道:“你也说没有证据,那你这些大胆的猜想是从何而来的?”

孔小嘉也笑了,不慌不忙地从背包里拿出一大沓旧报纸,送到马春蓉面前:“当我怀疑这整件事的背后还另有阴谋的时候,我花了五天的时间,终于找齐了这些报纸被剪下的部分。”

孔小嘉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它里面每一页都夹着一张剪报:“上面的内容是世界各地的各类刑事案件,可是它们有一个相同点:都是案发后,法院因为公众舆论的走势而定的案子。”

顿了顿,她接着说:“你在研究这些案子,学习怎么利用公众舆论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经过林家姐弟一轮狗咬狗,现在外面的声音是一致倒向你的,你赢了。

“这一点我很佩服,你知道你只需要很淡定地呆在精神病院一段时间,做出一副可怜模样:那些不明真相,却拥有舆论权的公众就会帮你说话,而且随着林家人争夺遗产的动作越大,公众帮你的声音就会越大。林家姐弟一定会沉不住气,一定会为了那笔遗产大打出手,到时候你就可以名利双收了。”

马春蓉听完孔小嘉的话,低下了头,再抬起头时,她问了孔小嘉一个问题:“你知道一天24小时被看守的滋味吗?在精神病院都比那种生活自在。婚后的每一天,他都在怀疑我,担心我会和别的男人跑了,他受不了我和别的男人有接触,就算是他弟弟也会被猜疑。

“每天我都要小心翼翼地应付他的猜忌,他不准我再去跳舞,不准我出门,我成了一只笼中鸟!有一件事你没有说对,闻建没有拿那份资料要挟我,我是自愿嫁给他的。他一直对我很照顾,为我收拾了那个狗记者,为我买下了半泉公寓……我们相爱过。可那段时间太短了。我要这样过一辈子吗?不!既然他那么害怕,就让他去死吧!让他去死!”

马春蓉盯住孔小嘉,坚决地说:“是,你的推断很正确。不过,你打算就靠这些‘推断’和这些报纸来告我?你不像这么傻的人啊。”

孔小嘉迎着马春蓉的眼睛,说:“我为什么要告你?一来我没有十足证据,二来把你告了,谁来给我们付账啊?别忘了,你欠我们一亿呢!”

五、逆转的结尾

林家的案子很快就要结了,马春蓉也病好从医院出来了。没几天,“孔雀私家侦探事务所”的公家账户上,有人打进了100,020,000元。苏雀一声惊叫后,叹息道:“有钱人啊有钱人,哎,她都把钱打过来了,我们可以动手了吗?”

孔小嘉点了点头,说:“走,去公安局。别忘了带上那段录音啊!”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zhishi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