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年间的九命奇案

发布:2018-08-29点击: 字体:[]

清乾隆年间,江苏徐州地区发生了一桩鹌鹑案,此案后来一直捅到乾隆皇帝那里,成了当时震动朝野的“九命奇案”。

1

在徐州户部山,有个名叫朱天魁的郎中,善治各种恶疮,并在市面上开着一爿生药店,由于他以信誉为本,经营有方,生意倒也隆盛,日子过得十分殷实。他四十得子,儿子起名朱立,视为掌上明珠,从小娇生惯养。儿子长大成人,仍整天吃喝玩乐。他平日养着一只名为“五色玉顶无敌将军”的鹌鹑,视为珍宝,走东串西,游手好闲。

这天早饭后,他腰挂着鹌鹑袋又出去了,他父亲要他早点回来。他姨给他说了个媳妇,今天要相亲。朱立说道:“我出去转一圈便回来。”

可是儿子出去后,中午不见回来,下午不见回来,晚上也不见回来。这一下老两口慌了,把药店托给伙计照看,挑着灯笼到处寻找儿子的踪影,可是始终未能见到。第二天,听街上人说,在云龙山西小树林里有一具无头男尸,老两口听后急忙前往。

朱天魁和妻子来到云龙山西小树林,看见地上果然躺着一具无头男尸,从那熟悉的衣着上断定必是儿子无疑。老两口一头扑过去呼天抢地大哭起来。

接着,朱天魁跑到徐州府衙击鼓报案。

知府吴继祖是个不学无术、见钱眼开的主儿,他之所以能身居要职,不是别的原因,而是由于他的老岳父陈中望是刑部正堂的缘故。听说出了人命案件,他认为捞钱的机会来了,立即带上人马前往云龙山侦查。至现场,果见地上躺着一具无头男尸,尸体下面有一滩血,周身无其他伤痕。人头哪里去了?

吴继祖也想不出个道道来。他对朱天魁说:“先把尸体抬回家料理后事,待拿到凶手后,再替你儿子伸冤。”

朱天魁急忙跪下,可怜巴巴乞求道:“老爷,只要能把我儿子头找回,使他全尸入殓,我愿出白银1千两。”

白银1千两,不是一个小数目字,吴继祖听后大喜过望,心里打起小九九,于当天便贴出告示,告示上言明重奖寻找人头。

可是十多天过去了,没有人前来献头。吴继祖正想把那1千两白银独吞时,一天,一个名叫花三的年轻人前来领赏,说他在黄河一处浅滩里发现一颗人头。

听说找到了人头,吴继祖急忙让花三领路前往。至黄河岸边,花三下了水,从水中轻而易举地摸到了一颗人头。人头被河水泡得腐烂不堪,面目全非。朱天魁盼儿心切,稀里糊涂领回家去,和儿子躯体一起装进棺材埋掉了。

吴继祖仅给了花三20两银子,剩下的那980两装进了自己的腰包。

2

三个月过去了,吴继祖原来答应一定缉拿凶手,但到后来却把案子扔在了脑后,再也不闻不问。

一天,朱天魁出外行医,半道上碰到一位腰挂鹌鹑袋的翩翩公子。他瞅着那鹌鹑,觉得挺眼熟,再一看,正是儿子朱立平时玩的那只“五色玉顶无敌将军”,而且连那只鸟袋都是自己家里的,金线挑花,正是出自孩子他妈的手。这真是冤家路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朱天魁不由分说,把年轻人扭上就走,一直拖到徐州府衙,击鼓报案。

吴继祖听说抓到了凶手,立即升堂,朝年轻人厉声吼道:“杀人夺鸟的贼子,还不跪下!说!你是怎样杀害了朱立的?”

年轻人叫丁刚,原籍淮阴,后来父母双亡,家境贫寒,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投奔徐州姑姑家。姑夫在徐州北门街经营着一家招商客栈。一年前,丁刚认识了住栈的商人胡昌运并且成了朋友。三个月前,胡昌运在客栈面前买得那只“五色玉顶无敌将军”,后来要去山东送货,只好把鹌鹑送给了丁刚。

把丁刚收监后,吴继祖对朱天魁叫苦道:“朱先生是个明白人,现在这桩案子又扯到了山东,不去吧,抓不到真凶;去吧,路上劳累且不说,光住宿吃饭开销,恐怕没有 2千两银子下不来。”

朱天魁为儿报仇心切,说道:“大人的意思我明白,只要能为我儿子报仇伸冤,2千两银子我出了!”

朱天魁当晚送去了2千两白银。

吴继祖得了 2千两白花花的银子,利欲熏心,明知丁刚不可能杀人,却仍然移花接木地把丁刚当作了替死鬼。他当天晚上精神抖擞重新审讯丁刚,道:“罪犯丁刚,明明是你合谋杀害了朱立,现在却把自己推了个一干二净,说!你是怎么杀害朱立的?”

丁刚大喊冤枉,死不承认杀害朱立。

吴继祖见丁刚拒不招认,吼道:“大刑侍候!”

如虎似狼的衙役们把丁刚按倒,棍棒如雨点,直打得丁刚皮开肉绽,但丁刚始终不承认与胡昌运杀人夺鸟一事。

“不招认就细刑侍候!不给你点厉害,你不知马王爷有几只眼!”吴继祖阴冷地笑笑。

所谓“细刑”,就是在木板上钉上许多钉子,扎入犯人肉中,然后趁势猛地一拉,带出许多肉条条,接着又在伤口上撒上盐巴。这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罚,犯人听到“细刑”二字,没有不胆战心惊,毛骨悚然的。

细刑之下,丁刚满身血污,惨不忍睹,最后只好胡乱招认。

他说,出事那天上午,是他和胡昌运在云龙山西小树林里看见朱立的“五色玉顶无敌将军”是只值钱的雀儿,二人合谋杀害了朱立,并把头扔进了黄河。

吴继祖见丁刚已招认,当即让其在录词上画押,并打入死牢,呈报刑部。不几日,刑部批下来了,接着把丁刚斩去首级。

3

处决了丁刚,吴继祖轻而易举地得了2980两白银,朱天魁也觉得为儿子报了仇,这起案子就算过去了。

可是没想到,十多天后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从山东送货归来的胡昌运跑进徐州府衙,公开要求为丁刚翻案,他说鹌鹑的确是买的,买鹌鹑时许多人都在常吴继祖大感不妙,后悔没有把胡昌运也杀掉,后患无穷埃于是他吼道:“本官派人到处捉拿你,没有捉拿到,现在你倒自己跑上门来!丁刚已经招认,正是你胡昌运为了一只鹌鹑和他一起谋杀了朱立!”

“这是天大的冤枉!”胡昌运大声叫道,“我在北门街招商客栈门前买鹌鹑时,许多人都亲眼看见,一只鹌鹑值几个钱,我怎么能为它杀人害命?!”

吴继祖现在就是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他立即把胡昌运打入死牢,并且趁胡昌运睡熟时拉着胡的手画了押,呈报刑部,不几天,胡昌运也被问斩了。

可怜的胡昌运,跑来为朋友伸张正义,没有想到自己也成了冤鬼。

吴继祖接连屈杀二人,终于激怒了铁血汉子。他叫田广,和胡昌运是挚友,胡昌运买鹌鹑时,他就在场,许多细节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同时,朱天魁是他的姑夫,吴继祖要朱天魁交出银子才给办事,他也知道内情。但是,他不能再去找吴继祖,也不能去刑部,去了等于羊落虎口。

该去找谁呢?他想到了乾隆皇帝。

这年冬天的一天,寒风凛冽,雪花飞舞,田广不远千里来到京城,走到皇宫门前,跪在地上,头顶御状,大喊冤枉。

田广跪了几天几夜,不吃不睡,最后昏了过去,被皇门官员发现后抢救过来,并把御状转交给乾拢就在当天,官员们告诉他,皇上已批准御状,不日即去徐州,要他回原籍耐心等待。

田广回到徐州后,一直等待着消息,但一个多月过去了,却不见动静。这天,他正在家里惶惶不安,两个锦衣卫士走了进来,问道:“这是田广家吗?”“是啊,你们找谁?”“找田广,他在家吗?”“在下便是。”“当今天子招你去行宫打官司。”

田广知道乾隆皇帝来到了徐州,一时激动得泪花闪闪,心里说:“吴继祖,我今天非让你扒几层皮不可!”

田广随锦衣卫士走进行宫,看到一位像皇帝穿戴的人端坐上面,于是跪下来说道:“草民田广问候皇上龙体圣安。”

乾隆客气地说道:“田广,你起来吧,你的状子朕已过目多遍。朕已来徐州多日,经过明察暗访,又查阅了原案笔录,证明所谓鹌鹑案确实是一起冤案。你身为平民,却能见义勇为,敢告徐州知府,说明你相信大清天子会主持公道,会把事情办好,难得啊,快给田义士让座。”

堂堂大清天子把田广夸个不停,这使一旁的吴继祖如坐针毡,脸一阵青,一阵红。

乾隆问田广:“当时胡昌运买鹌鹑时你在场,是这样吗?”

“是的。”

“那么,再见那个卖鹌鹑的人,你还能认出来吗?”

“能认出来。当时卖鹌鹑时他挑着一副挑子,上有竹篾、箩圈、铜丝之类,看样子像个箩匠。”

乾隆转过脸来又问吴继祖:“徐州城内有几家箩匠?”

“只有一家,在城南关。”

乾隆传旨:“带箩匠!”

不大工夫,带进来一个40多岁的汉子,汉子满脸髭胡,目光狡黠,双手皮肤粗糙,像榆树皮似的。

汉子跪下来道:“小民刘七拜见皇上爷爷,不过,我不是箩匠,是开杂货铺的。”

开杂货铺双手怎么会那么粗糙?乾隆是何等人,在他面前怎么能混过去?

田广在一旁仔细打量着刘七,末了高声叫道:“没错,那天在北门街招商客栈门前卖给胡昌运鹌鹑的,正是此人!”

乾隆把案几上的醒木用力一击,厉声吼道:“说!你卖给胡昌运的鹌鹑从何处来的?今天,你胆敢在大清天子面前吐一句虚词,看朕不把你剁成肉酱!”

大清天子的威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刘七吓得面如土色,身如筛糠,颤抖得话不成句,他看实在混不过去了,只好如实地说出原委:出事的那天上午,刘七挑着挑子经过云龙山西那片小树林时,看见路边树枝上挂着一只鹌鹑袋,鹌鹑露出脑袋,两只小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他听说一只能咬的鹌鹑能卖十几两银子呢,那可是顶他干几年的工钱埃他四顾无人,走过去迅速把鹌鹑袋卸下,拔腿便走。正在这时,从旁边一座坟后跑过来一个像是刚屙过大便的十八九岁的后生,后生叫道:“好一个大胆的贼子!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偷我的鹌鹑!”叫着冲过来,一脚踢翻了他的挑子,两个人厮打起来。刘七急了,从挑子上拿过一把长刃刀,只想吓唬年轻人一下,谁知年轻人头一偏,恰恰碰在锋利无比的刀刃上,头被齐刷刷地削了下来。

这下刘七慌了手脚,吓得六神无主,瞅着四周无人,急忙跑到一座坟后,挖了一个坑,把人头埋了下去,然后挑上挑子连忙逃走。

刘七杀了人,担惊受怕了几天,只害怕官府派人找上门来,但后来却平安无事。

他得了鹌鹑却不会玩,想着把鹌鹑早日卖掉。一天,他挑着一副挑子路过北门街招商客栈门前时,看见许多人斗鹌鹑,于是把自己抢得的鹌鹑拿出来,说是亲戚送的,会咬,可惜自己无暇供养,愿以20两银子的价钱卖掉。这时走过来一个像是商人的汉子,看过鹌鹑后,说道:“倒是一只好鸟。”随即付了20两银子。

刘七白白地得了20两银子,好不高兴,回到家向老婆说起了这件事。老婆听后出点子说:“不要再出外张罗了,开个杂货铺吧,免得东窗事发。”

听罢刘七的供词,乾隆命人立即传来朱天魁,然后押上刘七一起去云龙山西小树林。至现场,果然从那座坟墓后挖出了一颗人头,虽然已腐烂不堪,但朱天魁还是很快认出了这才是儿子的头颅,顿时泪飞如雨,差点昏厥过去。

现在真正的凶手找到了,乾隆朝吴继祖问道:“花三领你去黄河岸边看的那颗人头是怎么回事?”

吴继祖满头汗水,结结巴巴半天答不上话来。

考虑到一旦走漏风声,花三便会逃之夭夭,乾隆果断地命令道:“传花三,至行宫审讯!”

4

乾隆一行刚回到行宫,花三便被带了进来。乾隆厉声问道:“花三,你老实交代,黄河浅滩的那颗人头是何处来的?”

花三见了真龙天子,魂飞魄散,只得一五一十地坦白交代。

花三是个皮匠,30多岁了,由于平时偷鸡摸狗,吃喝嫖赌,没有哪个女人肯嫁给他,至今还是老爷庙前的旗杆———光棍一条。

前几年,卖水的孤老头子郑老大娶了个逃荒的女子金银花为妻。

结婚后,郑老大整日忙着挑担卖水,再加上年纪大了,体力不支,每天晚上一回到家便倒头就睡,这使才十八九岁的金银花春心难挨,对郑老头十分不满。

花三就在这个时候勾搭上金银花的。一对奸夫淫妇趁郑老大每天出外卖水不在家的当儿,频繁幽会,鸾颠凤倒。这天上午,郑老大挑上水桶前脚刚迈出门,花三后脚便踏了进来,一对无耻之徒立即脱衣上床,像烈火碰到干柴一般地“劈里啪啦”燃烧起来。正在这时,郑老大因脚脖子扭伤回家,一进门,看见床上一对脱得赤条条的狗男女,气得浑身发抖,走过去狠狠地扇了花三两记耳光。花三提上裤子赶紧逃走。

就在这个时候,徐州府衙贴出了重赏寻找朱立人头的告示。

花三想:郑老大不是也有一颗头颅吗?何不拿来以桃代李用一下?一则,搬走了绊脚石;二则,还可以白白地得到20两银子,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就在当天夜里,这对奸夫淫妇合谋毒死了郑老大,把头割下来,扔进黄河浅滩,把躯体部分卷一片席子埋掉。这件事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搪塞了过去。

半个月后,花三估计郑老大的头已被河水泡得面目全非,于是便去府衙报案,朱天魁盼儿头心切,稀里糊涂领回家去,花三以桃代李白白地得了20两银子的赏钱。除了郑老大,没有人再碍手碍脚,他与金银花落个逍遥自在,公开同居起来。

听罢花三交代,乾隆立即让传金银花,同时也把刘七之妻传来。

5

现在,该到的人都到齐了:刘七、刘七之妻、花三、金银乾隆朝吴继祖说道:“吴大人,为了一只小小的鹌鹑,前后死了四个人,现在还有五个人待斩,你说下一个该轮上谁啦?”

天哪!皇上要拿吴继祖开刀。吴继祖被吓得不禁打着冷颤,头上臭汗淋漓,立即跪下来乞求道:“下官才疏学浅,屈杀了人,请万岁看在小人老岳父面子上,饶小官一次吧。”

“饶了你?你去问问被你屈杀的丁刚和胡昌运答不答应?”

乾隆龙颜大怒,拍案而起。和老百姓一样,皇上气急了也骂人,而且骂的话更难听。他骂吴继祖是个猪狗不如的混账东西,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寻,身为朝廷命官,贪赃枉法,草菅人命,死一万次也不足惜!直把吴继祖骂了个狗血淋头,接着,大笔一挥,刷、刷、刷,大声吼道:“听判:大清乾隆十二年秋,徐州地区发生一桩鹌鹑案。原案眉目清楚,本该一举捕杀真凶刘七,只因为知府吴继祖玩忽职守,以桃代李,屈杀丁刚、胡昌运二人。

为彰大清国法,判:知府吴继祖凌迟分尸示众,偿还朱天魁白银3000两,其余家私全部入官;刘七、花三、金银花各处以极刑;刘七之妻知案不报反与丈夫狼狈为奸,死罪难免;拨库银2000两,分别慰藉盯胡遗属;田广身为平民,见义勇为,冒死伸张正义,品格可钦,赏银千两;刑部正堂陈中望,批案错误,过失重大,降格三级,俸禄去半,贬至徐州料理民政,经考核三年有建树,可免去刑律。

以上吴继祖等五犯的死刑,俟陈中望到任后立即执行。

吴继祖听罢乾隆宣判,像烂泥一般瘫痪在地,只觉得眼前金星飞溅,天旋地转。

鹌鹑奇案震动朝野。为了一只小小的鹌鹑,前前后后死了9个人,这不能不算今古奇观。

上一篇:半疯的女人

下一篇:雪狼谷探险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zhishi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