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羊先生”传奇

发布:2018-09-02点击: 字体:[]

 

张世卿因1993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宣化辽墓这一重大考古发现而妇孺皆知。辽代大安年间,天遭大旱,五谷不登,饿死者无数,张世卿开仓向朝廷进粟二千五百斛以赈灾民。辽帝喜其忠赤,封他为右班殿直,之后又累升至银青崇禄大夫,检校国子监祭酒、监察御史等官职。

其实张世卿本人的善举跟张家积德行善的传统是一脉相承的。张家先祖从饲养山羊开始攒下了万贯家财,他家的饲养场就在宣化虎头山的山脚下。虎头山当时林木葱郁,大树遮天蔽日,但也有狼虫虎豹等野兽出没,所以一般人不敢来放牧。

但张家的羊圈就建在山脚下,羊群从小到大,最后发展到上万只羊,蔚为大观。当地人都以为奇,多年来不时有行人被虎狼所伤的传闻,人们都不敢从山中经过,为什么张家的羊群就没事呢。原来张家的祖先是猎户出身,多年在此以打猎为生。经年累月的积累,张家人发现其实狼虫虎豹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只要不踏进他们的势力范围就能相安无事。

虎头山中有块谷地,虽然植被茂盛,但从没发现虎狼出没。原来这块谷地中间有道深涧,深不可测,依稀能听到里面哗哗的流水声。一次,占据此地的白毛虎王探头探脑的向深涧中间张望,失足坠入深涧,只听一声惨吼之后再无声响,张家人凑巧路过此地,目睹了这一惨状。虎王丧生于此后,再无猛兽到此地活动。

张家人发现这个秘密后,就把羊圈建在了距此不远的山脚下,每天驱赶羊群到此地放牧。羊群因水草茂盛更无猛兽滋扰,规模迅速扩大,后来竟达到上万只的规模,财富大涨。张家人乐善好施,不管谁家有难,都会伸出援手。张家人深知,这块风水宝地是上天所赐,绝不属于自己家所有。每逢年节,张家人都会给那些家中困难的人家送羊做礼物,很多穷人都吃上了羊肉。遇到谁家的产妇没奶水,就送奶山羊。时间已久,博得了一个“万羊先生”的美称。

虎头山附近由名叫耶律虎玛儿的小将军(辽代官职名)带领一支两千人的辽国军队驻守。耶律虎玛儿是右夷离毕直里姑(辽代掌刑狱官职)的表弟,为人奸诈,凶残成性,依仗直里姑的势力飞扬跋扈,当地百姓敢怒不敢言。

“万羊先生”万贯家财惹得耶律虎玛儿眼红,便打定主意要谋取张家的产业,但“万羊先生”在当地口碑甚好,一时找不到借口,只好作罢。正当耶律虎玛儿绞尽脑汁想计策的时候,一个机会出现了,辽国皇帝信奉佛教,下令在全国各地兴建寺庙。耶律虎玛儿计上心来,叫来心腹军校耶律包能耳语一番。

耶律包能得令,策马扬鞭,不到一袋烟工夫就到了张家大院。张家庄丁忙上前引见,耶律包能一本正经的向张家宣布命令:“奉辽帝圣旨、耶律虎玛儿军令,尔等务必于三日后在虎头山顶建起一座五十四间房的寺庙,不得有误。”看着“万羊先生”一家人愁眉苦脸的样子,耶律包能得意的扬长而去。

“万羊先生”真的发愁了,虎头山海拔近两千米,十分陡峭,在山顶建庙,谈何容易。通往山顶的只有一条羊肠小道,根本不通车,建庙需要的砖头瓦块怎么运上山?别说三天,就是三十天都不行。但完不成任务那可是杀头的罪,自己死了不说,家人都要受牵连。

耶律包能走后,“万羊先生”一上午都不说话,坐在那儿发呆,家人都不敢叫他。不知道过了多久,“万羊先生”只听一个孩子说:“张老爷,您别发愁了,我出个主意你看行吗?”“万羊先生”抬头望去,原来是给自家放羊的猫蛋儿,“万羊先生”心想,你才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懂个屁啊。

猫蛋儿是个孤儿,爸爸在他出生前被狼吃了,妈妈生他的时候难产,也死了,街坊邻居都认为这孩子是个“腊月羊”,命硬,没人愿意收留。“万羊先生”看他可怜,就把他抱过来,用两头奶山羊养大了他。这猫蛋长的瘦小,不喜读书,从小就给张家放羊,抓鸟遛狗倒是一把好手,羊群给他管得服服帖帖。

“万羊先生”半信半疑:“是吗,有这么容易?你且说来听听。”猫蛋儿不慌不忙地说:“咱们家不是有一万多只羊吗,那条山路人虽然难上,山羊却不怕。每只羊背上十块砖,一万多只养就是十几万块。老爷你平常积善行德,这里的乡亲都受过您的恩惠,只要您张口求助,几百个泥瓦匠都会来帮忙。有了材料和人手,保管您在三天之内盖好庙。”

“万羊先生”闻听大喜,对着猫蛋儿一躬到底:“猫蛋儿,你可救了我们全家,你要什么报酬老爷都给你。”猫蛋儿急忙拉起“万羊先生”:“老爷,这是我应该做得,没有您的善行,我早就饿死了,那还有今天衣食无忧的生活。”

砖厂的老板听说是“万羊先生”需要砖,毫不犹豫的把十二万块青砖借给他,早已订好砖的乡亲知道此事,也都纷纷表示,自己家的房子不着急,先给张家用。趁着天还没黑,猫蛋儿率领一万多只组成的“山羊大军”浩浩荡荡赶往砖厂。乡亲们七手八脚都来帮忙,很快就给山羊装好了青砖。

猫蛋儿一马当先,手中拿着赶羊鞭率领“山羊大军”向虎头山奔去。只见那虎头山山峰高耸,怪石嶙峋,一条小道蜿蜒曲折、时隐时没通向山顶。众人目送猫蛋儿和“山羊大军”慢慢的消失在丛林中。

德高望重的八十岁老人胡老爷子向众人说:“乡亲们,我们大家平常受了张家不少恩惠,试问那家有困难的时候张家没有伸出援手。现在他们家有了难事,希望大家都来帮忙。砖头瓦块都运上去了,木头可以在山顶就地取材,现在就缺人手。谁家里有泥瓦匠、木匠的明天一早就来村口集合,我们要两天之内盖好庙!”

第二天一大早,“万羊先生”就到了村口,只见黑压压不下几百人,手中除了各种工具意外,背上还背着干粮袋。村里青壮年也就一百来人,哪来这么多人呢?原来有的人家把亲戚朋友都找来帮忙。大家背着干粮准备在山顶过夜,连夜赶工期,这件事耽误不得!“万羊先生”对着大家连连作揖,感动的热泪盈眶。

第三天早上,耶律包能骑着高头大马来到张家催问建庙的事。猫蛋儿不慌不忙的说道:“不必着急,下午我带你上山去看,保证按时建好。”耶律包能轻蔑的说:“你们张家是不是没人了,要一个孩子出来答话。”“万羊先生”急中生智:“这是我们府上的张管家,建庙的事都归他管。”

耶律包能大喇喇的在客厅一边喝茶,一边等待。猫蛋儿在一边也不言语,看看将近中午,猫蛋儿吩咐家人准备饭菜。不一会一桌丰盛的酒席摆在了耶律包能面前,万羊先生在一边小心伺候,加倍讨好耶律包能。

这顿酒一直吃到太阳西坠,耶律包能没忘记自己的使命,要去山顶看寺庙是否建好。猫蛋儿陪着耶律包能来到虎头山脚下,耶律包能打眼望去,只见那羊肠小道直入云霄,仗着一股酒劲跟猫蛋儿往山顶爬去。

虽然耶律包能是行伍出身,但由于他养尊处优懒于锻炼,才走到半山腰就气喘吁吁:“我说张管家,咱们能不能慢点走,我这脚都断了!”猫蛋儿大气不喘地揶揄他:“大将军,您看这时辰也不早了,要是天黑前不能下山,遇见老虎可不是耍闹的。”耶律包能听说老虎,不由得头发根直竖,脚也不疼了。

耶律包能心想你们这群乡巴佬哪能三天就建成一座寺庙,要是诳骗我可要你们全家下狱,那些家产也就归了我们了。看看就到山顶,只见一座金碧辉煌的寺庙矗立在山顶,新刷的油漆闪闪发光。

耶律包能傻眼了,可是也不能不信。进得庙来,耶律包能坐在一块山石上喘气,心中正自懊恼该怎么找个茬修理这些乡巴佬。抬头一看,只见庙门上方三个金漆大字“安宝寺”,计上心来。猫蛋儿见耶律包能无计可施,洋洋得意:“大将军,您好回去交差了吧。”耶律包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只好压下怒火,悻悻下山。

耶律包能回去向耶律虎玛儿禀报:“将军,不知他们用了什么妖法,竟然在山顶建成一座寺庙。不过他们把寺庙叫做安保寺,我们皇上叫耶律阿保机,他叫‘安宝寺’ ,意思是按住太祖,不是大逆不道之罪吗?”

耶律虎玛儿呵呵大笑:“好,这群大逆不道的乡巴佬,就命你带领五百兵丁速去抓捕张家全家,家产充公。”耶律包能得令,连夜带领一群如狼似虎的兵丁赶至张家,不由分说把张家老少抓起来。只见鸡飞狗跳,哭声阵阵,众乡亲敢怒不敢言。

“万羊先生”全家下狱,却走脱了一个人,原来猫蛋儿因在羊圈旁边的草棚睡觉而幸免于难。好心的乡亲劝猫蛋儿远走高飞,以免被斩草除根。猫蛋儿年龄虽小,却很有志向:“众位乡亲,我一定要替老爷申冤,请你们给我写一份状纸,我要进京申冤。”

村里私塾的赵先生给猫蛋儿写了一份状纸,猫蛋儿拜别众乡亲,扮作一个乞丐,悄悄地赶赴上京临潢府。一路上风餐露宿,不敢走大路,怕被耶律虎玛儿的人抓住。过了半月有余,终于到了临潢府。

临行前,赵先生跟他说只有向韩延徽求救,才有可能救出老爷。韩延徽是幽州人,原是燕王刘守光的部下,当年被派往契丹当联络官,他恪守儒家夷夏有别的传统,不认阿保机为正统君主,不愿对他行跪拜礼。阿保机十分生气,让他去牧马。皇后述律对阿保机说:韩延徽守节不屈,说明他是个有德行的人,为什么凌辱呢?应该待之以礼,重用他。阿保机觉得这话有理,便把韩延徽召回,交谈中感到此人确实很有见识,便让韩延徽做了自己的谋士,尤其是与汉人有关的事,都要征询他的意见。

可是韩延徽是受辽帝重用的人物,猫蛋儿怎么能够轻易见到呢?在临潢府盘桓了几天,身上的盘缠也花完了,猫蛋儿成了真正的以乞讨为生的叫花子。有个老叫花子是从内地流浪来的,看他可怜,便给他出了个主意,韩延徽喜欢在著名的临潢大茶楼吃茶,不如在哪儿等他。

这一天傍晚,只见一群便衣打扮的客人来到茶楼,中间一位风度儒雅,长须及颌。老叫花告诉猫蛋儿:“中间那位拿扇子的就是韩延徽大人,能不能成功就看你的了。”

猫蛋儿从人群中冲出,扑通一声跪在韩延徽面前:“大人救命,我有冤情!”韩延徽两边的随从吃了一惊,早冲出两人抽出腰刀架在猫蛋儿的脖子上:“臭乞丐,滚远点,敢挡韩大人的道,是不是不想活了!”

韩延徽冲随从摆摆手:“既然你有冤情,可去右夷离毕申冤,为何要挡住本官的去路?”猫蛋儿从怀中拿出状纸:“我告的就是右夷离毕长官直里姑的亲戚,只有大人能帮上我,万望大人为我做主!”

这时街上聚集了不少人,韩延徽说道:“此处不是办公之处,大家散去吧,左右把状纸递给我,把这个乞丐带回去。”原来韩延徽素闻直里姑刻薄刁钻,欺压汉人,起了同情之心。

看完猫蛋儿带来的状纸,韩延徽不由得拍案而起:“这么一位闻名乡里的善人,还要被他们欺压,岂不是没有天理了?”当下决定进宫面见耶律阿保机:“皇上,安宝寺本就是乡民们为了保护一方平安的美好愿望,不想却被耶律虎玛儿歪曲为影射陛下,这个耶律虎玛儿仗着直里姑的势力,在地方胡作非为,请陛下明察!”

耶律阿保机是一代明主,岂能被此等伎俩蒙蔽,当即命韩延徽查办此事,一旦属实,不管是谁,一律严办。当年六月,韩延徽查明情况,直里姑因擅造大校,人不堪其苦,有至死者被耶律阿保机处死。耶律虎玛儿也随之被处死,“万羊先生”一家沉冤得雪,万羊先生义救孤儿、小猫蛋儿为主申冤的佳话流传至今。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zhishi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