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王

发布:2017-03-01点击: 字体:[]

  无溪村曾经有个十分出名的牛王叫黄三公。小时候我去无溪村的外婆家曾见过他他身上散发出的牛骚味未进门我就能闻到。进门见到我便开心的对我外婆说哟外孙子来玩啦他那粗糙的手看着厚实摸了摸我的头。我外婆故作嫌弃般的拍开他的手说三公哟可别把一股牛骚味传我孙子身上否则到时候我孙子有了牛性子我就找你这老头子算账。他笑笑又看了看我眼里充满着别样的神情。三公走时偷偷的背着我外婆摸了我的头。我一脸的不知所措。他见我这样笑的更开心了你这娃啊还真缺点牛性。

  后来我外婆跟我说三公这辈子只养过一头牛。

  我好奇问外婆“那三公咋成为牛王的啊牛王不该都养很多牛的嘛”

  外婆说三公养的那头牛顶的过村里所有养过的牛

  我一脸惊讶三公养的牛好似一股神秘中的牛带着异样吸引了我。我眼里充满深邃刻上怀疑三公的牛真的像外婆口中形容的那样吗

  外婆突然笑笑娃啊明天带你去瞅瞅三公的牛吧。不过可千万别再被三公摸头了我可不想我的外孙子染着牛性……

  第二天外婆真的带我去了三公家。三公不在家他家出来一个老奶奶招呼我们我外婆叫她三姐让我叫她黄奶奶。黄奶奶见我外婆带着我过来眼睛出了一条缝露出了历经时光沧桑的牙齿“妹啊带外孙来看那老头子养的那头牛啦那老头子去河边地里干活哩你去河边吧那牛准在地里。”

  “啊这不是赶着我外孙有空来我们这瞅瞅么就顺带娃呃来看看三公的牛了。让娃看看涨点世面儿。”外婆和黄奶奶又溜达溜达了几句话就带我去河边了。

  才到河边在地里理着菜苗儿的三公冲着我们这边叫喊“妹儿这呢”

  我和外婆寻着声音看去三公的牛和他在菜地里呢。

  当时我正想着牛不会把菜苗吃了么怎么让它在菜地里呢三公却咧咧的笑“这孩子听人话呢让它不吃菜苗它绝对碰都不碰那苗儿。我在让它帮我除草呢。”

  天啦。

  那牛低着头专注着寻视菜地里的一切见着杂草下嘴不带一根菜苗儿……

  三公依旧咧咧的笑看着他的牛也看着我。

  “娃想骑上去试试嘛”

  “啊”我惊讶着看向三公“我……想倒是想呢但我怕……”我看向外婆外婆只是笑笑着点了点头“娃啊去骑骑吧有你三公呢。”

  我嗯着答应。

  三公看向它喊了句“牛儿过来让我娃儿坐坐。”

  它听见了三公叫它竟真的过来了我有点怕躲在外婆身后依偎着外婆看它。

  三公笑的欢了“娃啊你还真的缺点牛性呢。”说着拉起了我的手就往牛嘴边凑。它嗅了嗅我的手竟亲密般的舔舔我的手心。开始有点怕呢但这样之后就忘记了害怕了和它玩了起来。

  三公喊“牛儿坐下让娃骑骑。”

  它缓缓走到我旁边坐下了它真的坐下了。牛背很长很宽。我鼓起些勇气骑在了它的背上。牛缓缓起身我稳稳的被抬起脱离地平线。一丝惊喜一丝害怕。

  三公一旁笑着抚摸着牛的头。牛头上尖尖的角在三公的面容里软软的化着化着。

  牛生性倔强却在三公这里柔柔的。好生听话的小孩。

  后来外婆说要回去了我有点依依不舍下了牛的背紧紧盯着三公的那头牛。

  “娃啊明天再来吧。天晚了该回去了。”

  外婆拉起我充满牛背气味的小手呀娃儿你手咋那么暖哩。

  我吐吐舌头没有回答她。

  夜深我依旧沉浸在三公那牛身上我缠起外婆“外婆啊三公的牛咋那么听话哩三公怎么养的啊”

  外婆坐在小凳子上挑捡着簸箕里的花生种“娃我就知道你会问外婆哩告诉你好啦三公那牛啊是他在山上捡到的。据说啊三公捡到的时候那牛还只是牛犊走都还不会走你三公像捡到宝似的把它用衣服抱起来抱回家。你三公啊那是第一次养牛哪里懂的怎么养刚出生的牛犊刚出生的牛犊不吃母牛的奶那可是会死的哩。你不知道三公啊求了多久村里有母牛的人挨家挨户去求求来了奶一天天的去喂。过了1年那牛仔总算可以不用靠奶长大了。三公那个欢喜啊真是笑着笑着就哭了。娃啊你不知道全村当初都笑三公说你捡了个小祖宗回来受罪的。三公也不气默默的养了两年公牛养两年也就基本算是接近成年了公牛接近成年了啊那可是很倔强的头上的角尖尖的可不是闹着玩的可你三公居然愣是把它养的磨去了它的倔性。这看似好像没什么可过不了多久三公居然把它养得听得懂他的话了什么能吃什么地方能去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那牛居然能理解了今天你也见到三公带着它去除草了吧三公可是这样做做了五年了春天啊你三公就把它放去田里傍晚了它自己会知道回来嘴巴那可严实了路边的菜苗儿闻都不闻。夏天啊你三公带着它去田里犁田这牛儿很有悟性呢别家的牛还要使劲打才学会走圈儿三公那牛基本第一次就会走圈了田犁的可好了你三公那个自豪啊秋天啊你三公就带着它去花生地里去转悠傍晚便让牛儿驮着花生回来力气可大了300多斤的花生驮着回来气都不喘冬天啊三公就带着它去山里寻些野货可别说这牛可灵性着呢居然带着三公在深山老林里找到了一株约莫四百年的灵芝三公他那时可炫耀了说自己养的真的是个宝也就从那时候开始三公就成为村里公认的牛王了……”

  当时我觉得这就是一个神话故事那牛牵引出的神秘在我脑袋里拉扯着挥之不去。可是想着想着我居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里我梦见那牛驮着三公悠悠的在路上走着三公咧咧的笑抚摸着牛背牛儿转过头来伸出舌头想舔三公的脸……

  可是当我梦醒便断了一个故事的结局。

  这是另一个关于三公与牛的故事也是最后一个。

  三公的牛死了。这是我梦醒时候故事的开头。

  它怎么死的呢这个问题在我未来的人生里我思考了很久很久确终究没能得到最好的答案……

  我将故事简简单单的写。

  我做着梦的那晚一个不速之客翻过了三公家的土墙那是一个贼断了我故事的贼他闯进了三公的房间手里拿着在夜里发着寒光的刀子他威逼着三公交出他所有的钱三公很倔平生最讨厌被人威胁对了三公有个儿子在北方读着大学三公家里所有的钱都留着给他儿子。三公哪肯把钱给那个贼咆哮着与贼厮打起来可毕竟三公老了哪里打的过那贼三公被逼到墙角贼给他最后一个机会把钱交出来留下他的命三公看着墙角冷冷的看着那贼可是突然间三公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惧眼神他的那牛儿出现在他房间的门口牛头上的角血淋淋的后来我才知道三公家的牛圈被它活生生的用角冲撞破了一个洞贼与牛来了场战争贼在牛儿的身上留下了七个血洞牛用它那血淋淋的角终结了贼最后的人生。然而它的故事也随之消逝。

  我忘不了三公扑在它身上痛苦的样子

  后来三公身披白衣为它亲手挖了座坟四四方方的。

  此后三公最讨厌别人还喊他作牛王“我没养过牛这辈子从来没养过”

  直到我去到那座三公为牛而挖的坟坟头有块碑碑上刻着——爱子黄牛之墓。

上一篇:拿故事辩情理的母女

下一篇:三个路口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zhishi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大全